2018能赚钱斗地主|明星斗地主小游戏

首頁 > 財經 > 正文

中信建投再迎“同行”密集降級:看空報告常態化銜枚疾進

2019年03月2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李維  

A股市場的看空報告正在進一步常態化。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繼華泰證券對中信建投(601066.SH)出具看空報告以及中信建投披露年報后,包括天風證券、中銀國

A股市場的看空報告正在進一步常態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繼華泰證券對中信建投(601066.SH)出具看空報告以及中信建投披露年報后,包括天風證券、中銀國際、華金證券在內的三家券商也將中信建投的評級進行了下調。

記者發現,多數機構看空中信建投的主要原因仍然是該公司前期出現了較大漲幅,而當前公司盈利難以支撐這一估值。在業內人士看來,頭部券商雖然業務各有擅長,但整體估值差距相對較小,因此中信建投的估值向其他券商回歸或成為一種可能。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A股市場的高估值股票并不止于金融領域,未來對其他高估值板塊或公司的看空報告亦有可能出現,而這將在一定程度上引導市場機制起效,起到平抑市場過度波動的效果;但也有賣方人士坦言,看空報告容易影響分析師與標的公司及背后買方機構的長期關系,因此看空報告的常態化出現仍然存有一定難度。

漲幅過高是主因

華泰證券的看空報告并非中信建投股價承受的最后一槍。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繼華泰證券對中信建投股價發布看空報告后,華金證券、中銀國際和天風證券3月19日至20日相繼發布報告調低對中信建投的評級。

其中天風證券將此前的“增持”降低為“持有”;中銀國際將其評級定義為“中性”,而華金證券則將此前的“買入”評級一次性修正為“賣出-B”。

記者發現,部分降級券商的前后評級變化的時間間隔較短,且幅度較大。2月13日,華金證券給予中信建投“買入”評級,僅僅一個多月后就轉為“賣出”。

市場的單邊突漲或許是評級逆轉的直接原因。交易數據顯示,在2月13日至3月20日期間的26個交易日內,中信建投累計上漲達113.65%。

事實上,上述多家券商調降中信建投評級的原因仍然多與當前其過高的估值有關。

例如華金證券非銀金融分析師崔曉雁指出,“2月中旬以來,公司股價快速上漲超110%,漲幅大幅超越其他上市券商。此外,互聯互通、同股同權情況下公司A股價格已是H股的425%。”

崔曉雁認為,中信建投的ROE(凈資產收益率)并不突出,特別在130億元增發完成后,10%左右的可持續ROE僅能支持2倍至2.5倍市凈率的估值,而目前中信建投的市凈率已大幅超過可比公司。

中銀國際也表示,雖然中信建投投行業務優勢顯著,充分受益于資本市場改革,但前期漲幅過大,下調至中性評級。

中信建投當前的股價估值的確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交易信息顯示,截至3月20日動態市盈率超過64倍,市凈率達4.71倍;而同期中證證券公司指數(399975.SZ)顯示的行業加權平均市盈率僅為34.9倍,市凈率則為1.85倍。

僅與同期行業平均水平比較,中信建投的市盈率、市凈率兩項指標分別超過前者77.65%和154.59%。

賣方降級的常態化

與上述多家券商的降級報告不同,一些首次覆蓋中信建投的券商表態則更加溫和。

例如光大證券非銀分析趙湘懷就指出,結合行業估值,考慮到次新股通常享有溢價,給予中信建投市凈率3.5倍,對應目標價23.50元的估值,然而這一估值仍然較3月20日當天收盤價低10%。

山西證券分析師劉麗雖然也指出中信建投前期漲幅過高,但首次覆蓋仍然維持了“中性” 的評級。

由于科創板即將設立,且中信建投剛剛披露的年報顯示投行收入已在其總收入中占最大比例,因此不少賣方機構仍然看好中信建投科創板設立背景下基本面的成長價值。

劉麗指出:“2019年資本市場改革多線推進,科創板已經正式啟動,公司在投行業務的優勢將更加突出。”

3月20日,北京一家券商非銀分析師也指出,“建投的優勢就是投行業務,而圍繞科創板設立的一系列投行業務將為建投帶來新的業績想象空間。”

中信建投董事長王長青也在2018年年報中提到,2019年將“把握‘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等政策機遇,全面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因為股價對基本面是有偏離的,所以分析師對股價和基本面的判斷可以并不完全一致,這也是看空報告、降級報告的基礎。”3月20日,一位接近監管層的券商研究所人士坦言,“這類報告也將對A股中的一些超漲現象帶來平抑效果,以促進一些漲幅過大股票的價值回歸,這些現象也說明A股的看空報告機制正在常態化。”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目前A股高估值股票仍然較多,但賣方仍然集中在中信建投、中國人保等金融股領域唱空、降級,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A股當中行業和個股高市盈率、市凈率現象數不勝數,如果只對中信建投這些股票降級,促進看空研報的常態化還是力度不足的。”3月20日,上海一家私募機構負責人表示,“真正影響市場情緒的是一些泡沫高企的科技股,如果針對這些領域的看空報告出現更加具有象征意義。”

上述研究所人士則坦言,擴大唱空股票范圍容易影響標的公司和背后買方機構的日常關系維護,因此對于不少券商來說仍有難度。

“券商研究所的收入機制還是靠買方分倉實現的,還有一些核心上市公司的調研關系訴求,所以券商也不太好完全第三方的唱黑臉。”上述研究所人士坦言,“這里面的另一個核心問題是投資銀行的體量也不夠強大,往往很多業務都需要依賴于甲方,所以也很難做到真正的具有獨立性。”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2018能赚钱斗地主 风速配资 浙江快乐12 足球手机比分网 配资平台公司 99822皇冠比分手机 江苏十一选五一定牛 贝赢配资 188排球比分直播 11选5内蒙古 四川时时彩 18年足球世界杯比分 3d试机号后专家预测 贵州十一选五 竞彩即时比分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计 陕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