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能赚钱斗地主|明星斗地主小游戏

首頁 > 宏觀 > 正文

兩辦發文強化知識產權保護 納入地方營商環境評價體系

2019年11月26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峰  

既要對知識產權實行嚴保護,也要實行大保護、快保護、同保護,這分別要求加強社會監督共治、優化協作銜接機制、健全涉外溝通機制。

宋文輝圖

中辦、國辦近日印發《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下稱《意見》)。在11月25日舉行的國家知識產權局2019年第四季度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知識產權局副局長甘紹寧說,這是新時代我國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綱領性文件。

“如果說,國家專門成立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探索設立了多家地方知識產權法院和知識產權法庭,同時,中央作出了組建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和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的重大部署,是明確了‘誰來干、誰負責’的問題,那么《意見》的出臺,就是為做好新時代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和行動指南,更確立了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干什么、怎么干’的問題。”甘紹寧說。

他介紹,《意見》包括99條重點措施,立足現實發展需要,從知識產權保護“嚴、大、快、同”四個方面著手,對新時代強化知識產權保護作出了系統謀劃和整體部署。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美經貿磋商的背景下,知識產權保護備受關注。“某些國家對于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無理指責是沒有事實依據的,中國政府將嚴格保護各國申請人在華的知識產權,堅持對國內國外企業的知識產權一視同仁、同等保護。”甘紹寧說。

加大侵權假冒行為懲戒力度

我國已經制定了諸多知識產權保護體制機制,《意見》提出創設更多保護制度。

《意見》提出,研究制定知識產權基礎性法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加快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等修改完善。

編纂民法典的前期過程中,曾討論過單獨制定知識產權編的思路,但最終被放棄。“《意見》提出研究制定知識產權基礎性法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可能會借鑒未能成行的民法典知識產權編的思路,法國就制定了知識產權法典,由總則和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組成。”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叢立先說。

“這樣的立法思路在國內學術界存在爭議,但梳理和整合現行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共同性、總則性的內容有一定的現實合理性,其實際意義有待于實踐的檢驗。”叢立先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懲罰性賠償是知識產權保護的一項新制度,也被認為是一柄“利劍”。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再次強調,“建立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本次《意見》指出,要“加快在專利、著作權等領域引入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大幅提高侵權法定賠償額上限,加大損害賠償力度”。

甘紹寧在發布會上介紹,目前專利法修正案草案已經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一次審議,其中明確建立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今年11月1日起施行的修改后的商標法,也將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由修改前的三倍以下提高到了五倍以下。

值得注意的是,《意見》還提出,“強化民事司法保護,有效執行懲罰性賠償制度”。“這是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更為理智的表現,”叢立先說,“目前世界上只有美國建立了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且也是在特殊情況下使用,我國建立這個機制,也需要配套相關操作機制,明確相關規則。”

“只有如此,才能既保護知識產權,又不會濫用懲罰性賠償的自由裁量權,避免對市場的傷害,同時避免造成權力腐敗。”叢立先說。

“嚴、大、快、同”保護知識產權

既要對知識產權實行嚴保護,也要實行大保護、快保護、同保護,這分別要求加強社會監督共治、優化協作銜接機制、健全涉外溝通機制。

“《意見》匯總了多年來知識產權保護的體制機制經驗,要求進一步加大保護力度,統籌協調多種途徑、多種渠道、多種形式,讓各個部門共同努力。”中國社科院法學所研究員李順德說。

《意見》提出,制定跨部門案件處理規程,健全部門間重大案件聯合查辦和移交機制。健全行政執法部門與公安部門對涉嫌犯罪的知識產權案件查辦工作銜接機制。

“以往知識產權行政執法人員的專業能力有待提升,執法力量也比較薄弱,現在各地都在對執法人員進行培訓。”叢立先說。

一些行業的知識產權保護尤其需要“快保護”。“外觀設計專利從申請到結束需要4到6個月,版權登記需要3到6個月,而一款服裝的銷售周期大多只有6個月左右,暢銷款式的銷售周期也只有一至兩年。因此,除非實現快速審查,否則現有的專利制度難以保護快速變化的復雜行業。”一名服裝企業法務人員說。

知識產權保護中心是試圖解決這個問題的有益嘗試。《意見》提出,在優勢產業集聚區布局建設一批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建立案件快速受理和科學分流機制,提供快速審查、快速確權、快速維權“一站式”糾紛解決方案。

國家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保護司司長張志成在發布會上介紹,當前,全國已經批復設立了25家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建設知識產權保護中心的目的,是通過集快速預審、快速確權、快速維權為一體的協調聯動方式,切實解決知識產權維權舉證難、周期長、成本高等問題,為社會公眾提供更加便捷、高效、低成本的維權渠道。

目前,知識產權保護中心需要在地域分布和辦理事項上擴容。上述服裝企業法務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目前實現快審的主要集中在發明或實用新型專利等種類,服裝涉及的外觀設計專利得到快審的案例較少。

2014年7月,中國北京朝陽(設計服務業)知識產權快速維權中心業務正式啟動,通過中心申請的首個外觀設計專利已在10個工作日獲得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授權。

“這種模式亟待在其他地區復制,尤其是相關產業集聚區,這樣不僅可以對相關產業保駕護航,還可以進一步促進產業的集聚。”叢立先說。

甘紹寧在發布會上介紹,《意見》印發后,關鍵是要抓好貫徹落實,要讓各項政策措施執行到位、落實到位、見到實效。

“《意見》的創新和亮點之一,是建立健全考核評價制度,將知識產權保護績效納入地方黨委和政府績效考核和營商環境評價體系。建立年度知識產權保護社會滿意度調查制度和保護水平評估制度。完善通報約談機制,督促各級黨委和政府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工作力度。這在以前已經呼吁多年,如今終于落地。”李順德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2018能赚钱斗地主 2013亚冠即时比分 云南时时彩 极速快乐十分 体育比分逛球街 广州恒大新浪体育 北单比分sp值 体彩p5 国外专家猜竞彩比分 足彩进球彩 广东十一选五 捷报比分足球即时指数 竞彩比分彩客直播 190aa即时比分指数kk 江西快3 18选7 nba视频新浪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