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能赚钱斗地主|明星斗地主小游戏

首頁 > 宏觀 > 正文

三大城市群執中國數字經濟牛耳 爭搶數字人才需破題“千城一面”

2019年11月1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李振  

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三大城市群數字人才區域外流動占比均超過60%,數字人才吸引力最強的五大城市依次是都柏林、圣地亞哥(智利)、上海、深圳和班加羅爾,北京、廣州、天津與南京等城市的數字人才呈現凈流出狀態。

歸國后擔任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互聯網發展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的陳煜波,最早在2017年注意到長三角的數字化轉型,自此連續三年關注并研究中國數字經濟的發展狀況。

“發展數字經濟,早已成為推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動力。”陳煜波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隨著數字經濟產業蓬勃發展,各級政府也越來越重視數字經濟人才的發展情況,一時間“搶人”政策頻出。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全國31個省(區、市)中就有27個在地方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強調發展數字化和數字經濟。包括深圳、上海、北京、杭州等城市針對數字人才發布了招才引智政策。

但在陳煜波看來,諸多地區的招才政策面臨“千城一面”難題,并未起到充分效果。

11月10日下午,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互聯網發展與治理研究中心與領英中國聯合發布的《數字經濟時代的創新城市和城市群發展研究報告》(下稱《報告》)顯示,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三大城市群數字人才區域外流動占比均超過60%,包括北京、廣州、天津與南京等城市的數字人才呈現凈流出狀態。

宋文輝攝

吸引數字人才滬深居前五

陳煜波介紹,《報告》首次從全球視角,全方位地解析了數字人才圖譜,聚焦全球26個主要城市及11個城市群的數字人才樣本,分析了數字人才在城市群(城市)之間的流動狀況。

從全球數字人才的地域分布現狀看,全球數字人才流動頻繁,較為集中在了波士頓-華盛頓城市群、舊金山灣區、英國-愛爾蘭城市群、亞太區的班加羅爾等區域。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中國的京津冀、長三角和粵港澳三大城市群在數字人才占比方面較低,均處于20%以下,但近年來數字人才的規模增長迅猛。

“這得益于三大城市群在數字經濟發展取得的突出成果,催生了對于數字人才的強大需求。”陳煜波說。

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與京津冀三大城市群,已成為中國數字經濟執牛耳者。

中國信通院測算,我國數字經濟規模于2018年已達31.3萬億元,占GDP比重為34.8%。畢馬威甚至預測,到2030年,數字經濟在中國GDP中的占比將達到77%,有超過153萬億人民幣的GDP貢獻將來自于數字經濟。

日前21世紀經濟研究院與阿里研究院聯合發布的《2019長三角數字經濟指數報告》顯示,2018年,長三角數字經濟規模達到8.63萬億人民幣,占全國數字經濟總量的28%,已經成為全國數字經濟最活躍、體量最大、占比最高的地區。珠三角與京津冀數字經濟占全國數字經濟總量的比重也分別達到14%和11%。

上述《報告》還顯示,從數字人才在單一城市的內外流動情況看,人才吸引力最強的五大城市依次是都柏林、圣地亞哥(智利)、上海、深圳和班加羅爾,而北京、廣州、南京和天津等城市數字人才流出大于流入。

陳煜波發現,中高級專員以上的中層人才及總監以上的領導型人才占比最高的10個城市,大多被美國、英國和德國占據,中國城市較少。

“這從某個角度說明,中國的數字人才深度不夠。”他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但中國擁有大量有活力和發展潛力的年輕人才,未來幾年他們也將成長為推動數字經濟的中堅力量,因此包括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與京津冀在內的城市群也紛紛推出人才引進政策。

數字經濟不能走捷徑

去年,發展區塊鏈產業一度成為風口,各地也出現了針對區塊鏈技術人才的“搶人風潮”。例如,上海楊浦區對區塊鏈技術核心高層次人才給予最高不超過10萬元的租房補貼,補貼最長期限可達3年。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包括北京、杭州、貴陽、深圳、青島與廣州在內的多個城市,在彼時出臺了針對區塊鏈企業和人才的激勵和補貼政策。

各地紛至的“搶人”政策,對于發展當地數字經濟真的是一種捷徑嗎?

陳煜波并不這樣認為,在他看來,人才只是催化劑,人才政策一定要與當地產業特色結合才行,否則很難孤立發揮作用。

他曾長期跟蹤研究南京的數字經濟發展狀況。他注意到,南京的數字人才有一個突出優勢,由于高校與科研院所集中,其博士學歷數字人才占比在長三角排名第一位。但恰恰是因為沒有足夠的產業承載需求,數字人才往往流出到上海、北京、深圳、杭州等城市,導致數字人才凈流出。

領英中國總裁陸堅上述觀點頗為贊同。他以領英上的人才流動舉例稱,多年以前,本科以上學歷就可以很容易移民到加拿大,但很多人移民后發現,加拿大好的工作機會不如美國,因此除了“招才引智”政策外,還需要考慮諸多因素。

陸堅認為,從整體發展來看,很重要的一點是當地需要一個龍頭企業來形成強大的吸引力。

“數字人才選擇‘杭漂’是因為杭州有阿里巴巴,全球數字人才流向美國西雅圖,是因為亞馬遜總部在這里。”陸堅說。

《報告》對全球不同城市群分析認為,數字化轉型一定最早是由ICT(信息和通信技術)行業帶來,要數字化轉型一定要依靠ICT行業人才的溢出效應。

“當前中國正處于數字化轉型的關鍵時刻,而中國的三大城市群處于工業化中后期階段,各大城市在發展數字經濟方面首先要找準自己的定位,數字經濟一定是基于現有產業特色的基礎之上的。”陳煜波說。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2018能赚钱斗地主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星期五 八闽掌上麻将下载 欢乐彩走势图 牛掌柜配资 竞彩足球比分能穿几场 河北*走势图十一选 信管家有股票配资马系统吗 奥门男足即时赔率 秒速牛牛计划平台 黑龙江6+1 德州麻将单机下载 5分彩平台 7星彩 安徽红中麻将规则 闲来贵州麻将官方 痉挛抽搐哭番号